杨墨闻喝完酒忽而就跳进了舞池中,她立即展开了四肢随着人群开始甩动起来,顷刻之间便是艳光四射,激情澎湃,她那泼辣又豪放的动作立即吸引了四周层层叠叠的眼睛,好多人为此停下了舞步,把目光聚焦起来看着她在腾转挪移。,  张飞也跳了进来,他本来不想跳进舞池,但耐不住杨墨闻的生拉硬扯,她告诉他说跳舞一定要放得开,况且目前也已经教了他不少的动作。他应该在舞池里多运动运动了,勇敢地扭一扭,甩甩胳臂,不避嫌地蹦一蹦。,  张飞的脸憋得再红也禁不住这样的劝慰,他本腼腆地站在舞池的外围,举足前还在踟躇不定,杨墨闻把一只手伸了出来,他把手搭给了她,因此她就把他拉了下来。,  起初,他还是僵硬地像是一块木头,傻直地矗立在那里,周围的人一看见他基本做不出动作全都发出了“痴痴”的笑声,他的神色也立马紧绷了起来,他希望自己能放得开,他急的只想用手搔抓自己的裤管,但他仍旧是不敢做出动作,他十分地怕这些动作甩了出来便要遭受旁人的讥笑。杨墨闻走到他的近旁,把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张飞登时感到了一种甜蜜的柔情间或许还夹杂着一种鼓励袭上心来。,  他看着她细润如脂、楚楚动人的脸,感到全身的害怕被这美丽的容颜追打得不见踪迹,他想张开胳臂,可又觉得沉沉的,他感觉皮层的下面有一种沉沉的物质在阻挡着自己出招,他想明白了,这仍旧是胆怯在作崇。他慢吞吞地抬起了右臂,只是把它抬到了耷拉的位置便不再敢向上抬了。杨墨闻一把揪起他的胳臂并使劲地把它甩向了空中,他想叫,他也叫出了声来,“你做什么,墨闻,墨闻!”他大声地尖叫着,他有点适应不了她这种强迫他的感觉。,  她又用脚猛踢了一下他的脚跟,疼得他龇牙咧嘴的,杨墨闻斜眼睨着他并未说话,眼睛斜斜地挑视着他并透射出一种遗憾的表情,那分明是装给张飞看你的。张飞看见了,他瞧着她那遗憾的表情,觉得很是对不起那片情深似海,在心中努力地告诫着自己如果再不当自己是个舞者就太对不起她了。他觉得自己的胆儿肥了,他甩起了胳臂,把近来她教给他的一些动作做了出来,腿上也如此,他按照她教给的动作,分开双腿然后跳着并拢,向后原地旋转,再原地跳起,几个浅显的动作也一连串地做了出来。,  他感觉今天的发挥还算正常,几个简单的动作做得可谓可圈可点,可能稍稍有些不合规范,不过也来不及想太多了!舞池中一些人立刻把目光汇聚到他身上,他一点也没感觉到紧张,他只是想着这是电影学院的靓妞教他的动作,他对她充满着仰赖与信任,他只是相信她教授的动作绝对与众不凡!他仔细观察着四周人的眼神,他预期之中的羡艳目光没有出现,他有点恐惧,再次仔细地看着周围人投向自己的目光,还好,他发现,起码没有了刚才那种窃笑的模样,有些甚至是投来了专注的目光。,  这使他欣慰,他觉得经过了这么久的学习后,终于等来了效果,这效果虽然并未如自己想象的那么令自己欢欣鼓舞,但也极大地满足了那颗跃跃欲试的心,他便因此更加想放得开了,他竭力地想看他女朋友的面容,想从她的神态中看到自己跳起来的水准是什么样的,若是她灰心丧气,他就不再跳了。可是,她并没有显露出毫厘的不满足,她甚至是撑大了嘴,欣赏地看着他,有时嘴巴鼓鼓囊囊地像是憋足了气要笑出声来,她的眼角微微地弯起来又盈满着笑意,脑袋也时不时地扭动着。她神采奕奕地看着他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周围的人观察着他们,分明感觉出这是他的女朋友,他们羡慕地看着他们,一个像是在指导,另一个像是在学。,  张飞一连串地把所有学到的动作都作了出来,跳完了,他气喘连连,累得前仰不行后仰不得,他知道这并不足怪,该是达到了自己体能的极限了,他停了下来,慢慢挪到女朋友身边,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问了声:“怎么样?你觉得我跳得如何?”,  杨墨闻轻轻地用手把他的一支手从肩膀处勾了下来,又抽放到了自己的腰间,对他说:“基本上该做的都做了,动作做的一般般,不粗也细,完全没有我教你时所表现出来的。”,  张飞的心情由高峰直跌到低谷,他对女朋友的话有点吃惊,换句话说,他有点想不到自己的动作会得到这样一种评价。说真格的,他觉得自己今天用了心,虽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舞池中,但也控制着自己别扭捏作态,全要凭放得开。他想自己发挥的怎样正也说明着她的能耐,他可不想丢自己女朋友的脸。可她的评价就是如此,这还要叫他怎样?,  “真哒?我就是这个水平?”他有点不情愿相信来自于女朋友的评论。,  “可不,就是这样!”一句话说得也是奚落。,  这下他便不再说话了,他感到她完全没有必要骗自己。,  杨墨闻一把又把他那搭在她肩上的另一只手臂拿了下来,也放到了腰间,让他捧起自己的腰,她扭动着,脚下开始旋动,并伴以自身由上及下的曲动,逐渐地,她停了下自顾自的曲动,专心于左右旋走,她说着:“搂紧了我的腰,脚步紧跟上我!”,  张飞紧随着她身体的移动而挪着脚步,他感到对方的步子很是轻柔,而自己的身高又使自己跟随起来步态很沉,他希望杨墨闻的步伐可以大一些,可对方只是浅浅地挪动着步伐,就像姑娘做女红时的缝补,线头的间隔始终是不情愿拉得长了,张飞只能是跟着一齐迈着零碎的步子,这使他感到非常别扭。杨墨闻忽而向左时而又忽而向右,完全没有规律,过了一会儿,不适应的张飞终于说到:“你就不能把步子一次迈得大一些吗?另外,左右挪动的是否可以有点规律,比方说左面挪四步,再右面挪四步?有点规律好不好?”,  杨墨闻依然让张飞搂着挪动着步子,她回答他说:“步子迈得大了会让人觉得不是在跳舞,别看在这激情四射的地方你以为是越放得开越好?告诉你不是的,那样只会让别人感到你是在作态!另外,朝哪边挪是我的问题,不关你事,你就跟着我就成了,至于为什么,别问。”,  张飞默不作声了,他虽然想不清这里面的玄机,但既然女朋友这样说,也就只可依言行事。他继续迈着柔碎的步子,没有预感地随着她一会儿左挪几步一会儿又右挪几步,可他依然感到不自在,他感到这完全是女人的小家碧玉。,  杨墨闻突然间把张飞的胳臂往自己腰间更深地拽了拽,张飞感到简直是贴到了她的身上。他感受到她的心跳,感受着她身体上的柔软与张弛。他感到鼻子痒痒的,那是她优雅暗淡体香的轻触!这是他头一次和她这样贴成相片似的在旋一起扭动,他感到四周的人纷纷放缓了动作齐刷刷地把眼睛朝向了这里,他感到了兴奋,他觉得他们都在羡慕着他们。他的心像灌了蜜一样,他享受到了依偎在杨墨闻怀里的镇定,拥在她怀中的他不再会去计较周围人的目光!他把头低了下来,就落在她的肩头上,他甚至是分辨不出是自己跟着她的身体在舞动还是对方撑起了自己的躯体在摆动,这便是他们头一遭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彼此贴近时的甜蜜!,  跳了一段之后,张飞因为细碎的脚步反而有些双腿打晃,他向杨墨闻表达了体力不支,杨墨闻也不再强迫他,拉着他的手走上的看台重又寻了个座位坐下。张飞狐疑地看着她,她从他的眸子中读懂了这种疑惑,便惬意地说:“知道了吧,这便是蹦迪,你今天算是第一次,别紧张,我知道很多人对第一次蹦迪保留着严苛的标准,其实是太苛责自己了!今天你表现的算是不错了。”,  她说完又端着他的面孔看,感到对方似是未满足,便又打趣地说:“这就算蹦迪了,我都这样和你说了,你还有什么顾虑呢?”说罢便松弛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深吻了他一口。,  张飞到现在算是释然了,这些日子以来关于跳舞的块垒终于像是灌满了一瓶醋化掉了。他想,这些,这些都是因女朋友帮助而获得的,为此他在心底里想要好好地讨好她!,  他们又叫了两杯加冰的corona,坐在那里边休憩边看着舞池里饮食男女在塑造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意境。杨墨闻深深啜了一口corona,显得若无其事地对他说:“怎么样,这星期张强没有来烦你?”,  张飞一听张强这个名字,他只感觉到胸口惴惴像是一大团棉絮堵在了那里,他想晃动一下上身,使使劲却发觉好似有什么东西就箍在胸前又紧紧地按劳了自己,灌下去的酒在胃中强烈地灼烧,他感到了思维停顿。他强烈地控制着自己不想使自己沉闷下去,恍惚了一会儿,对着她答道:“没有,难道他会总劳动到我?”,  杨墨闻被怼了一个机灵,她快速调整着思绪,想着怎样接着张飞的话。,  “其实,那上次说的那个给你们王总保留三千万守盘资金的想法挺好的,说真的,这无关他阴狠狡诈也与他的苛刻的为人不相干,仅就凭他给了王占祥这样一种退路就可以说还是善解人意的。可王总……”,  “是呀,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会接受他的条件。”张飞热心地揣度着对方的心思,并对她的热忱表示出同志般的热情。,  突然,他眼珠飞转,就像是神经在经过了酒精的刺激之后说出的,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墨闻,你难道没有想清楚他们为何要让王占祥退休吗?”,  “我不知道,我都是听你说的,你不是说天水公司怕王占祥破产后急红了眼要纠出他们舞弊的手段吗?”,  “哦,看来是对的,哦,瞧瞧这都成了车轱辘话了。”,  “是呀,这不都是你分析出来的,况且这也是留给王占祥安享晚年的最好方式吗?”,  张飞一拍脑门惊讶地说:“哦,对,对,看看我这是什么记性,全都是我总结出来的。”,  杨墨闻把手搭在了张飞的肩膀上,玉指轻轻一滑便由肩膀滑落到了他的腰际,“亲爱的,这世间没人比你更聪明,你分析的头头是道,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张飞看着她微醺的面容,显出了一点得意之色。他看着她熏熏然的表情,看着她唇角边挂着的笑容,一双似秋水的眼睛正弯着眉看着自己。“不对,不对,我还是感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杨墨闻内心惊怵了一下,一抹忧虑之色露了出来,好在那只是短暂的一瞬,在暗淡的酒吧内这微醺之中的张飞也未必看得到。,  “哪里不对?张飞,是你多虑了,你千万别把简单的事搞复杂了,你只要看看这件事两方的受益人,便可以放宽了心,两方都有利益,何来的不对呢?”,  张飞把头埋到了杨墨闻的胸前,说道:“墨闻,你想想,以周明君的狡诈和刁钻,他会随意地留个王占祥那个退休金吗?”,  杨墨闻心中一动,像是谁用榔头在心尖敲了一锤,脑子猛烈地紧绷了起来,她想解释点什么但又怕解释多了反倒是引火烧身,便低下头用手抚住张飞的头,就那样缠绵地托着。,  “我们假设王占祥破产后便失去了话语权,把他能够掀起证监会调查取证天水公司作弊的那种可能性刨除掉,那么这个时候周明君又怕他什么?难道周明君有毛病么?”,  “周明君一定是怕,他这个性格不是你这样的善良大度又慷慨率真的人能揣度的,他做坏事定是要做到底,但这次他面对的是曾经的师哥,也是他极为忌惮的人,因此他也存了点恻隐,只怕把事情做绝了,反害其身!”,  黑暗的屋子里,张飞的眼中晕出一抹亮色,这亮色像是一道闪光划过了杨墨闻的双眸又向四周散射而去,杨墨闻觉得刚才那紧张又狂跳的心现在终于得以放松下来。,  “和那些人打交道就要以狼一样的凶悍对付他们狡狐一样的手段,这恰恰是你性格里的欠缺,放心吧,我给你分析,你难道还不相信一个女人的直觉?”,  张飞把头抬了起来,他用手擦了擦额头,汗水顷刻顺着手臂流了下来,他用手缕着她的秀发,含情脉脉地说:“墨闻,还是你聪明,我的解语花!永远都是在我最需要答疑解惑的时候在替我分忧解难。”,  晚上,张飞独自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他今天喝得多了些,晚饭胡乱地把旧菜热了热便吃掉,他沏了一大壶茶,边看电视边喝。,  他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翻到来电显示,杨墨闻的名字和其他一些号码交错地出现在屏幕上,突然他的眼中出现了令他不快的几个号码,这几个号码就夹杂在几个杨墨闻的名字之中,他看着屏幕中的号码,陷入了沉思。,  周三,杨墨闻的办公室,凄凉的阳光投射在窗玻璃上,又是寒冷的一天。,  “嗡嗡嗡”手机响了起来,她拿来手机看了看号码不假思索地按下了接听键。,  “嗨,是我,斗胆问一句昨日拜托您办的事情办了吗?”,  杨墨闻睁大了眼睛,犀利地目光聚焦在对面的挂钟上,“瞧你给我找的好事!我想拐弯抹角地问,结果还没问完全,人家就开始提出了新的疑义,这张飞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那么强调了你的提议对双方都有好处,他还是,差点怀疑起你来,甚至……”她顿了顿,接着说:“我看我就要露馅了!张强,你负这个责吗?”,  于是,杨墨闻便把在酒吧里关于他们的讨论从头至尾未经删减地重复了一遍,结尾时说:“我看,我们最好还是小心为妙,今天我感觉只差了那么一点点便是要露馅了,嗯!你明白了吗?”,  张强听着她的陈述,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感觉一定是张飞对王占祥说起了什么,王占祥的反应也一定是叫张飞感到了匪夷所思,因此便才有了那一出。,  “墨闻,你听着,无论张飞最近和你怎样谈起这件事,最好闭上你的嘴,少说一句便为妙,有可能的话一句也不要说!”,  杨墨闻的眼珠狡黠地转了一圈,她安了安心,仍旧瞪着前方说道:“谁要我说,从头至尾,一直都是你让我说!”,  那边碍于她的矜持,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又提起勇气说道:“墨闻,你消消气,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们吗?”,  “呸!为了咱们,告诉你这纯粹是为了你,明白吗?”,  “为了我?”那面传来了不可抑止的焦灼,“难道,墨闻你是在用心说的吗?”,  那边噗嗤一声笑了笑,但仍旧平静如水保持着闲寂,过了会儿说:“这可不是我说的啊。”,  那边传来了豁然开朗的喘息声:“嗨,我说呢!是是,杨小姐,是我,就是为我自己的事!”,  周四,天气明显转寒,秋风夹杂着落叶和尘沙席卷着上班路上的人们,人们纷纷穿起了棉衣,有的女人还戴上了面纱。张飞依旧行走在上班的路上,风沙依旧吹打到自己的脸上,这让他感觉少许的刺痛又辣辣的,他尽量把眼睛眯成一道缝,躲避着这细小又无孔不入的橙黄沙粒。,  到了办公室,他把外衣挂在衣架上,为自己倒上一杯温热的白开水,欠身坐到了椅子里。助手小徐轻轻地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轻声地走了进来,他一手掩门一边对张飞说:“王总有请。”,  “哦,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来。”,  张飞觉得王总这么早找自己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他没有耽搁把水杯放在办公桌上便迈着大步子向王占祥的办公室走。,  王占祥坐在他深褐色的老板椅里,他整个人好像又瘦了一圈,眼袋也更为的明显地向前突起,眼神迟滞又无光。他的额头纹仿佛更多了,川字纹也更加明显了,如果不是在这间办公室,那么这个人一看便是个无人照料的孤寡老人。他看到张飞开门走了进来,脸上才绽放出了些许的微笑。他示意张飞坐下,说道:“张飞,我现在想和周明君见个面,实话也说给你,就是和他商讨一下我退休的问题,这个问题看来是刻不容缓了。”,  张飞把目光留在王占祥的身上,好久没有挪开。他说道:“难不成我们又要向他们借钱了吧?”旋即眨巴了一下眼睛,又等待着王占祥接下来的话。,  “别打我的趣了,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有关于我的名誉,兹事体大,我不能不去。”,  张飞在心里已经了然,他大致明白王总和周明君之间还是存在着点什么事情。,  “王总,能不能告诉我点信息,我们这次找他们为了什么事?和那个Steven有关吗?”,  “嗯,张飞,你的悟性很好,我几句话便被你看出了点苗头,这里我也小小卖个关子,此事的复杂性颇不是你能想象的,盘根错节又节外生枝,不过都是我那代人的事儿喽,我只是希望你能到时能随机应变,还有张小敏、吴克,你们都是我的得意门生又兼具着得力助手,希望你们也能陪我去。,  这件事情我看还是不要招摇了,也无关场面,地点就约在他们公司里面吧。”,  晚上,张飞坐在自己的沙发里,他在回想着杨墨闻教她跳舞的片段。对于某些动作,他也用手机把过程拍摄了下来,想拿到家里无事时回放以便自己按照上面的动作来跳。但每当这样,他就沉浸在对她的向往当中,在他的心里他只希望能多多地见到她,这样便能缓解他瘙痒的心,而每次在手机屏幕里看见她又使他的内心膨胀于对她的想念,以致见不到她又使自己怅然难忍,因此便也常常按照回忆来重复她教授的内容,好在她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他可以多多地见到他。,  他正在做着某个动作,这还是上次杨墨闻教给他的,他还没有倒出时间来练习,今天只是想抽空安排在这个夜晚来练习。现在不比夏天的炎热,练习时身上不用甩出那么多汗了。还有个事情,他也安排在今晚来做,他放到晚上来做倒不是因为白天腾不出空来,而是因为他不想让对方感到太正式,那样会更加助长敌人的气焰的。,  他正练得腰酸背痛,他坐了下来,待呼吸平顺了,才找到手机,拨通了张强的电话号码。,  那边接了电话,“喂,张强,我们王总说是想见见你们周总,就是最近,就在你们公司里面,双方见个面,还是我们那几个人,你安排一下。”,  “啪”一声,电话挂断了。,  周三,张强坐在周明君办公桌对面,他完全知道王占祥要约周明君是怎么回事,但他仍然装作是没事人一样,等待着周明君的答复。,  “哈哈,张强,你说的这些我都料到了,我就说嘛,他王占祥听见当年这事只是会像哈巴狗一样追着咱们跑,我们要是真坏,就不理他任由他追,等把它耗累了再做计议不迟!”,  “哈哈,周总所言极是,我看那王占祥如今算是待煎的蚂蚱吧,现在要全凭我们的鼻息行事。”,  “那……我们怎么办呢?我要怎样答复张飞?”,  “我看我们也根本不用吊着他,这才叫有所担当,你就通知他,说我这周天天在办公室坐班,让他们随时可以来。”,  周四,又是寒风凛冽的一天,寒风扑朔,同时也席卷着细沙吹打着办公室的玻璃,树上最后一茬红叶终于在无情的秋风吹打下无奈地飘落,又随着劲风飘散四落。在天水公司门口处,王占祥弯腰艰难地把手伸到了地上,他捡起了手边的一块落叶放到另一只手的手中,托举在胸前瞩目了很久,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把它夹在了里面,他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三个人,幽幽叹息,“人常说落叶归根,我正在想着我的根在何处?”,  吴克立马接应道:“王总,千万别做多了想,我们现在来是和天水公司谈判,最终鹿死谁手还未看出苗头,您别这么悲观!”,  谁都明白吴克的话是在安慰王占祥,可大家都没有点破,他们都凑过来,看着那躺在笔记本上的红叶,心中充满着无限的哀伤。,  他们被直接领到了周明君的办公室,宽大敞亮的办公室里一尘不染,保洁为着今天的会面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眼见着王占祥进来了办公室,周明君猛地从座位上起来迎着王占祥走了过去,他一边走一边笑呵呵地说:“老王啊,你终于来了,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吧?你呀也和我一样就是不服老,我们这批人真的老了,放宽了心,有事就交给年轻人处理去吧。”,  他把王占祥他们安排到一溜沙发上,自己和张强则坐在对面的沙发里。,  周明君主动为王占祥递上了一支香烟,可王占祥拒绝了。他安排沏上一壶优等的普洱茶,才示意助理离开。,  许久,王占祥才把大衣的扣子解开,看来他才暖和过来。,  他看着周明君说道:“明君,我答应你退休,我不知道近些日子里来,你让张强给我传话说只要我退休就可以把瑞泽公司的三千万守盘资金留给我,另外也不挤搭瑞泽公司了,确保是这样吗?”,  周明君一听,脸上呈现出了收敛不住的兴奋,但那也是稍纵即逝,在高兴的情绪得以释放之后,强自收敛了起来。他说:“老王,瞧你说的哪根哪儿呀!天水和瑞泽本就是同根生吗,何来的挤搭?你看看,我本身就没有想让天水独大,瑞泽公司既是兄弟、也是伙伴,即为同行,也为竞争者!但,双方还是合作的时候多,竞争的时候少之又少对不对?”,  想起上一次王占祥戏谑的手段,他不得不把双方竞争的事实道了出来。,  说完,便看着王占祥,他想看看对方那像个破落户的表情。王占祥耸了耸肩,竭力地想说什么但他忍住了,慢慢地他才开口说道:“那么说,既然是兄弟那么就是答应我喽?”,  张强看了看周明君,他觉得周明君如若答应王占祥的要求则一切OK,他在内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他均匀地调整着呼吸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某些举动而影响到周总的决定。,  周明君看着王占祥说道:“老王,这么多年了,从我们在一起打拼,到瑞泽公司独占鳌头,再……我都是依着你,这些都是我作为小弟该做的,你要明白瑞泽公司有今天的辉煌,功劳簿上应有我响当当的名字!”随即,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你想这样,我依旧是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你,正如你说,我答应你。”,  王占祥把背颓然地靠到了后面,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啊,那要这样,真是太好了!”他看了看旁边的张飞他们,又看了看旁边的张强说道:“我退休后,会认命张飞为瑞泽公司的总经理,到时候他会继续把瑞泽公司发展下去,我也相信以他的精明果敢、沉着干练,一定会把瑞泽公司发展壮大!”,  周明君端正地看了看张飞,后者正侧眼看向王占祥,只见张飞说道:“王总,这个?我接手瑞泽证券公司恐怕胜任不了吧,谁都知道只有像您这样德高望重又机智沉稳的人才会有能力有资格来执掌它,比起您来我还只是个年轻人,我实在是感觉力量不足,实难接受这样的认命!”,  “不可能,张飞,你是我的学生,你的水平怎样我最清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瑞泽公司需要有你这样的干练又有后劲的人来执掌,你做经理,我放心的!”,  周明君仔细打量着张飞,他在考虑着王占祥的安排,虽然瑞泽公司再也没有实力与自己抗衡了,但以张飞的水平来执掌瑞泽公司,也实让自己感到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好吗,年轻可畏,张飞来执掌瑞泽公司,确实没有问题。老王,你的眼光实在是独到犀利!”,  张强高兴了,他和缓地吁出口气,他终于看到了自己的计划稍稍露出来一点曙光。,  一周后,王占祥办理了退离手续,张飞顺利地当上了总经理。起初,王占祥否决了自留那三千万守盘资金的安排,他希望把这笔钱仍旧留在瑞泽公司以便新上任的总经理用度不那么拘谨,但在张飞苦口婆心的劝解下,把三千万分了两千万给王占祥作为养老金,其余的一千万留下用来发展公司。,  如今的瑞泽公司只剩下了一具透明般的躯壳,没有大的容量也再无精力来恢复原来的辉煌。但是张飞仍旧是叫大家做好基金方面的工作,主要的操盘工作则是由他、张晓池和吴克担当。,  张飞还是保持了每日的步行上下班,虽然他是如今的总经理。,  一间房间里发出昏暗的灯光,酒台上若隐若现的灯光把屋子衬托得像是倾诉秘密的地方。张强手里晃动着碧绿色的哥顿金,杨墨闻则是把一杯淡蓝色的鸡尾酒托在了胸前。,  随后在他们之间发出了浅浅的碰撞声,那是酒杯撞在一起的声响。张强抑制不住兴奋,他想笑,但在笑过之后,五官就强烈地走形了。眼眶和眉毛像并没有长在一个人的身上,杨墨闻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只是一小会儿后还是适应了。,  他终于开口了:“今天真应该庆祝一番,王占祥退休了,虽然张飞上了位,但他空口白牙地说是快研究出我那套独特的操盘手法,依我看纯粹是在痴人说梦!吓唬我!他过去也好,如今也罢,真的是不能与我争锋了,也会在业界活在我的光环之下。”,  杨墨闻仰脖喝了口杯子里的酒,笑了一笑,随后又双眉一拧调笑道:“真的就如你想象的那样,瑞泽公司就被你们整垮了?张飞他……”她想了想,又说:“也罢,其实他也就那点能耐,和他接触那么久了,他正直得过于迂腐同时也是不可变通,有时真叫我感到宁顽不化,是这样一个人,我早就把他看穿了。”,  “所以”,张强把拿着酒杯的那只胳臂伸长了,并朝着她翻了一下眼睛,那空洞的眼睛里此时正显出一种急不可耐的欲往。杨墨闻领悟般的也把拿着酒杯的胳臂伸长了,它绕过张强的手臂又弯回来勾住了他的手臂,两人的手臂便搭勾起来,四目相对,含情脉脉,恨不得靠得再近上一些!两人同时把酒杯伸到嘴中,喝了好大的一口酒。,  杨墨闻打了一个香嗝,她换上了另一幅表情,追问道:“你曾经说过的周明君小本子上画的元宝,是真的吗?它那么神秘,难道周明君和王占祥不知道吗?”,  张强见她说起了这个,他长吁了一口气,显出既如释重负又高兴的神情,他觉得杨墨闻关心的只不过是些节外生枝的事情,因此也就神清气爽的接口道:“还是上回周明君对我说起船厂股票前,那天我在不经意间翻到了他也是忘到办公桌上的笔记本,才看到了那个元宝。后来我含沙射影地问了问,他闭口不言,这个具体的我还打听不出来。”,  杨墨闻浅笑了一下,她一口喝尽了杯中的鸡尾酒,又款款地对他说:“这个事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既然王占祥退休了,张飞也上位了,事情完全按照我们的预期所发展着,这该怎么感谢我呢?”她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小指头上的波纹戒。,  张强明白了她的暗示,他想借着这个更加地和她亲近一些,他想用左手握住她那拿着酒杯的右手,手指快触及到她的手腕处,杨墨闻一把撤回了手臂,只剩下张强张着口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张强没想到这个借势揩油的机会就这样平白失去,他有点惊讶地看着她,觉得她最多也就是在背后向张飞提提醒,暗示一下张飞该怎样做,实在也是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但既然自己想追求她因此对于其他的一切也就颇不能较真儿了。,  他鬼魅地笑了一笑,迅疾闭上了刚刚狡黠而笑的眼睛,放下酒杯把手伸到了座位下的公文包里,从里面摸出了一个裱金的盒子。那是一个橙黄洁净的盒子,上面像是裱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箔,看上去发出了金灿灿耀眼的色彩。他把它慢慢端在前胸又缓慢地搁在桌子上,双手松弛地耷拉在座位下,眼睛瞪着她只等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杨墨闻的目光自打看见了这个盒子便再也没离开过,她看到张强不言,便也无可奈何地坐着。张强复又把手抬了上来,他把双手按到了盒子上面,不慌不忙地道:“这是特意为你挑选的一款水晶吊坠,别嫌小,整整一千克拉重,施华洛世奇的,是我昨日专门到专卖店去买的。”说罢,他用手指捏起包装结儿,稍稍一用劲,绳结便弹滑般打开了。他又用手轻轻打开了盒子。,  一个散发着诱人般珠光宝气的菱形红色吊坠呈现在盒子柔软的泡沫垫里。刹时,那吊坠精光四射,把酒吧暗淡灯光射来的光线折射到了四周,明耀辣眼,发出了丝丝白色的射线。,  这股射线传递到杨墨闻的眼睛里,使她的眼睛更加的充满晶莹,她的目光里充满着喜爱,也充溢着流光,她把微颔的胸张开了,露出了柔软又圆润的胸膛。那形状在这幽暗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无比的妩媚、动人。,  她诧异于为什么光线在它的反射下竟发出了白色的光体!,  张强用手拿起了吊坠的拉链,明艳艳又呈白无暇的拉链便如蛇骨一般向上飞升,小小的拨片散发着清澈如溪般的清润光泽。随着吊坠被拉起,一个无暇的如玉状的没有任何瑕疵的菱形吊坠呈现在两人之间。它通体的红色,随着张强的手捏着拉链搓转时而调转着方向,杨墨闻惊奇的把脸凑了近来,她仔细地看了看这枚吊坠,她想从那红色里发现一点点哪怕是芝麻粒大小的不通透,但看了良久还是一无所获!,  张强另一只手伸向了那包着这吊坠的盒子,从刚才放置拉链的位置底部拿起了一张薄纸,他轻轻地用手把他捏了出来,又慢慢地拿住伸向了杨墨闻没有托起酒杯的手。杨墨闻这次没有躲闪,她看着张强伸过来的手,摊平了手掌,张强那有点像猿猴状的手指正触到了她的手掌之上,并把那张薄纸稳端端留在了她的手里。,  紧接着,他像捏饺子一样,使劲把她的小手合起,并飞速地站了起来,贪婪无比地把腰垂直地弯下,趁着对方似还未反应过来,把嘴贴近了他已握住的那只无比细瘦又娇嫩的小手,亲了过去!,  而后他的手撤了回来,她把那张薄纸拿向了胸前,在微弱的灯光下仔细品读上面的字,1000克拉的字样清晰地投入了她的眼帘。旁边是这款吊坠设计师的签名,同时钢刻着施华洛世奇的专属钢印。,  “哇塞!”她惊奇地大叫起来,她紧盯着这张属于这高贵吊坠的身份证,一边又看了看面前还在张强手里的吊坠,对面正是张强那贪得无厌又讨了便宜后无比回味的表情。张强这辈子似乎没有这样兴奋过,他柔情脉脉又显得一往情深。他抻着气,把话说的意味深长但又小的似乎只是他俩才能听到,“怎么样,喜欢吧?”,  杨墨闻放下另一只手中的酒杯,她把手揽了过来,轻轻接过张强手里的吊坠拉链,拿到自己的手里,仔细端详起来。,  一枚可爱的红色菱形吊坠尽在眼前,它便是一块表明上没有半点的瑕疵的美钻,张强看到吊坠前方她,润泽的杏眼像是一汪菏泽,乌黑的双眸浸染澄澈明亮,像极了白玉盘当中黑彤彤的皂角,此时分外充溢着一种闲适的灵动!他就那样紧紧盯着那双眼,久久舍不得离开。,  欣赏够了,杨墨闻又颔首下来,她换了一副声调,甜美又清丽悠扬:“这真是太好了,让你破费了吧?”说罢把脸又向张强凑了一凑,她的眼微眯着,像极了一只睡眼迷离的波斯猫。,  “哪里,这可是我们早就说好的,你答应我帮我做事,我就……”他边说着边把脸也向着杨墨闻凑了过去。两个人的眼神交错在一处,任谁看也是一对情侣。“那么”,张强试探性地把脸朝她凑的更近了,杨墨闻两眼投来了一股幽怨之色。她没有躲闪,只是双眼茫然里夹杂了些虚浮,她无意识地把脖子向后缩了缩,张强却提腰起身追上了这引诱般的躲闪,嘴贴到了她的面颊之上。,  起初,他还是僵硬地像是一块木头,傻直地矗立在那里,周围的人一看见他基本做不出动作全都发出了“痴痴”的笑声,他的神色也立马紧绷了起来,他希望自己能放得开,他急的只想用手搔抓自己的裤管,但他仍旧是不敢做出动作,他十分地怕这些动作甩了出来便要遭受旁人的讥笑。杨墨闻走到他的近旁,把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张飞登时感到了一种甜蜜的柔情间或许还夹杂着一种鼓励袭上心来。,  张飞的脸憋得再红也禁不住这样的劝慰,他本腼腆地站在舞池的外围,举足前还在踟躇不定,杨墨闻把一只手伸了出来,他把手搭给了她,因此她就把他拉了下来。,  杨墨闻喝完酒忽而就跳进了舞池中,她立即展开了四肢随着人群开始甩动起来,顷刻之间便是艳光四射,激情澎湃,她那泼辣又豪放的动作立即吸引了四周层层叠叠的眼睛,好多人为此停下了舞步,把目光聚焦起来看着她在腾转挪移。